提灯纸鹤花间烟斗

es中心 lo/现役jk

【天然】深海少年

斜风细雨不须归:

今时文力不如往日。


Monochrome:



旧文重修。今日的份。有点少❤




1.




传说千叶海里是有美人鱼的。




“我亲眼见过的,人鱼。”




无家可归的男子醉了酒无处可去,躺在大道中间向他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诉说。




某天相叶雅纪按耐不住好奇,挣开妈妈的手凑上前去,用他自以为最神秘兮兮的语气发问,呐呐大叔,有人鱼的事情是真的吗?




-真的,骗你我就被人鱼捉走哦。




大叔醉了酒,仍不忘竖起手指一副信誓旦旦煞有其事。




相叶雅纪听得懵里懵懂。他听过很多故事,知道说谎的人鼻子会像匹诺曹一样变得老长老长,要啄木鸟一下一下啄去才会变成原状,竟不晓得人鱼也会捉走说谎的孩子。




相叶妈妈没好气地扯了雅纪便走,小雅纪被勾起好奇心,走得磨磨蹭蹭,相叶妈妈便不高兴地拍了小雅纪的后脑一巴掌。




“说了多少次?离那人远点!他有病,啊,有病啊,masaki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啊。”




相叶雅纪不太清楚大人说的有病是什么意思,他觉得妈妈在说那个大叔感冒了,发烧了,可他又不觉得大叔有多虚弱的样子。




村里人都讨厌他。他在村后口说了七年的胡话,在海边喝酒,喝醉酒便说自己看见过人鱼。




老人说他是癫了。小雅纪问为什么呀,老人说是想他太太想的。他太太八九年前投海了,那之后他便一副一蹶不振的样子,直到他开始酗酒,说自己看见人鱼,像是忘记丧妻之痛一般振作了起来,定要整个村的人信他。




后来,村民收走了他的地,他的家,只差收走他的命了。




“他有病的,你们千万不要接近他啊。”家长们白了那醉汉一眼,然后这样教育他们的孩子。




再后来,村里人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大叔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他本就是只身一人,没有家室,他的离开也不过是成为某一时间段里小镇居民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,时间一长,总会被忘记的。




然而,相叶雅纪却记得他。




记得那个喝多了酒脸颊通红,总被村人说是有病的叔叔。




相叶雅纪一直觉得他是被人鱼带走了。




“不过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呢,要是他骗我就被人鱼带走,可他现在被人鱼带走了,所以到底人鱼还是存在的吧?”相叶雅纪盖好棉被,目光灼灼望向母上大人。




相叶妈妈一直不喜欢小孩子脑袋瓜里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合上童话书拍拍小相叶的脑袋让他睡觉。




六岁的相叶雅纪,睡前故事时间,读完所有童话以后,妈妈不得不读了海的女儿。




“不过人鱼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,别想七想八了。”相叶妈妈关了灯,给了小相叶一个晚安吻。




即便如此相叶雅纪还是会想起人鱼来。




六岁的孩子,唯一不能被禁锢的就是心了。




虽然身体是很容易被禁锢啦。




好好地在路上走着准备去找镇子西头的小和玩的,不知道被谁蒙住眼耳口鼻带到这艘小渔船上。




相叶雅纪不爽地在狭窄的船舱里扭动着,试图解开把他双手绑在背后的绳索,无果。这时候才想起来,妈妈说陷入危险后要喊救命。




“有人嘛?救命啊!”




对于自己陷入危险这件事完全不觉得害怕,用着就像在问谁来陪我聊会天一样的撒娇语气。




相叶雅纪家住千叶,不知道哪年起村成了镇。镇子旁边便是海。相叶家在镇上经营着一家小有名气的中华料理餐厅,招牌菜是麻婆豆腐和春卷。




“唉,要是谁放我出去我请他吃麻婆豆腐吃到饱啊!”相叶雅纪再度扯开嗓子喊。




“真的吗?”




门外一个湿答答的声音回应他。




仗着自己是中华料理餐厅桂花楼家的少东,相叶雅纪即刻应允:“没错!我没骗人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”




若是双手不是受缚,相叶雅纪定会拍拍自己单薄的胸脯。




然后门外那人便信了,因为相叶听见他捣鼓铁链的声音。铁与铁的碰撞声持续了很久,之后是非常细微的“咔嚓”一声——锁打开了。




一定是王子来救自己脱离险恶,像每个童话里说的那样。相叶雅纪傻笑,忘记自己不是公主的同时不免热泪盈眶,心想自己终于能离开这条船去别的地方玩了。




长的很帅啊,果然是王子没错。




在心底建立起自己一套独特审美的相叶雅纪,羡慕地看了看来人身后漂亮的尾巴。




小雅纪盯着王子的尾巴沉吟半晌,倏地想起人鱼来。




-我亲眼见过的,人鱼。




-呐呐大叔,有人鱼的事情是真的吗?




-当然是真的,骗你我就被人鱼捉走。









TBC❤
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提灯纸鹤花间烟斗十六夜童歌_JCL求过 转载了此文字